一小撮运营商人的看法:“好日子”在哪里

19
05月

一小撮运营商人的看法:“好日子”在哪里

文/静事专学

前几日,先后读了两篇文章,宁宇的一篇《运营商的“好日子”在哪里?》、以及陈述的《4G时代,运营商人的“好日子”来了》。瞧着二位资深人士的墨争笔伐,我作为在运营商基层默默奉献的普通员工,不禁感慨万千。在此,结合了一部分基层电信运营者的想法,我也来代表一部分的“运营商人”,谈谈我们的看法。

就产业环境来说,二位对形势的分析,可谓一针见血:看现状:利润下滑,成本压缩,进退两难;瞧未来:互联网磨刀,虚商虎视,政策未明。“在山泉水清,出山泉水浊”,人的工作生活,自然摆脱不了环境因素的影响。

工作环境,深深地影响着员工的敬业度和归属感[1]。那么,整个行业环境的变革呢?

不仅是从业的个人,恐怕业内的多数团队和企业都要受波及。面对如此来势汹汹的行业浪潮,想必每个从业者都要“掐指算算”未来的“日子”是“吉”是“凶”吧。

对于“日子”,两位作者,说好说坏,我看都有各自的道理。

如宁宇所言:运营商如今的情景,就是现状和未来都不理想。就好像因为开始欠收而将要挨饿,却干望着肥沃的土地,暂时又无法补种、抢种。那焦虑的心态,可想而知。如此这般,安全感、成就感自是无从谈起;

也如陈述所述:内外部的多方压力,会带来内部的变革,现代人力资源管理的思潮和行动(激励机制、晋升机制)开始从各个层面涌现,万事开头难,而后的道路,虽不一定平坦,但必然是正确的。

我想,以上两位的想法,不少运营商人也曾经想过。不论如何,如今的运营商人,面对未来的思考确实变多了。

不过,再仔细斟酌“运营商人”的“好日子”,实不该忽视了“人”的差异。

曾经有人在基层做过一些小范围的非官方调研,发现22~27岁年龄段较高学历的电信业技术员工,更重视职业发展和薪资福利。他们并不抗拒对于劳动强度和工作压力的增加,甚至会要求增加工作量以提升绩效和工作经验。对于事业刚开始起航的他们,对好日子的定义,大多都是“多劳、高薪、有发展”。

相对有明显差别的,是电信企业中司龄更大一些的员工(30~35岁,或更大岁数)。对他们而言,“生活与工作的平衡”是“好日子”的一个重要标准,甚至是首位的标准。不仅要维持家计(房子、车子、票子),也要关爱家人(爱人、父母、子女)。他们每天都保持在较高层级(效率)的生活与工作的平衡状态中,同时也拥有非常高的敬业度和忠诚度,是基层生产的中坚力量。对他们而言,典型的“好日子”就是杰克・韦尔奇提出的“Work-LifeEffectiveness”[2]。

以此看来,评价日子的好坏,首先要鉴别个人的需求和想法,而后才轮着对工作环境的分析。

谈到如今的电信业未来的局势,一位从业者便说:”与其自怨自艾等奇迹,还不如靠自己!”

政策错失、管理落后、创新不利,这些确实令人沮丧悲观。可再一想,行业兴衰、事业起伏,都是必然。抱怨,治不了内心的挣扎。在面对矛盾冲突时,不如先管理好自己,做到“三个我”[3]:认识自我(看清自身优、缺点,能够自我反省)、肯定自我(有信心收获成功)、放下自我(放下对事物的成见,摆脱陋习),让理性回归,从容地面对困境。

经历了电信行业奔逸绝尘的发展,运营商的族群之中,也不乏能人、才干。正如陈述所说,行业变革,确实带了更多自我实现的可能。鹰,无风而不飞。或许如今,真是能磨炼翅膀的好日子。

说到底,好日子,看东看西,最终还是要看自己。

不仅对人如此,对企业也是如此。

“虽有智慧,不如乘势”。对于现代企业,市场为外势,人才为内势[4]。所谓“内圣外王”之道,应先识内势,后审外势。再乘势推进企业内部改革。修内而驭外,调整管理运营机制,注重基层生产的需求以应对市场变化。最终在行业变革中,实现企业的蜕变。

若是曾经有过辉煌,那也已经成为过去。若能做到先破后立、应势而为,好日子自然会来。我想该是时候,烧灭僵躯,抖落灰烬,涅��重生,再起一道火虹!

【注释】

[1]美国盖洛普咨询研究认为:员工敬业度是在给员工创造良好的环境,发挥他的优势的基础上,使每个员工产生一种归属感,产生“主人翁责任感”。(《敬业度》-百度百科)